Skip Global Navigation to Main Content
Skip Breadcrumb Navigation
美国商务部部长佩尼·普里茨克在北京微软研究和创新中心的讲话
 

美国商务部部长佩尼·普里茨克在北京微软研究和创新中心的讲话

预备讲稿

2015年4月14日,周二

佩尼·普里茨克 

感谢微软研究和创新中心接待我们。我非常高兴来到北京。

这是我作为部长的第三次访问,但是我曾以个人和职业身份多次来过这里。事实上,我的第一次访问是在1984年。我实实在在地见证了过去30年北京的转变。

我也非常高兴我的好朋友,佘尔伍德—兰德尔副部长在这里代表能源部参与这次历史性的访问。

这是我们政府的首个被命名为 “总统代表团”的贸易使团,它强调了欧巴马总统深深致力于一个强有力和建设性的美中关系。

我们访问的中心讯息是:有了负责任的伙伴关系,我们将一起做更多生意,并且通过这么做,我们将保护和改善我们的环境。

我们两个市场是这个星球上最大的—加在一起,我们占全球GDP的35%。

我们的人口总数超过16亿—仅略低于世界的1/4。

美中商品和服务贸易加在一起达国际贸易总量的约1/5。

我们的经济规模和覆盖面意味着我们共同取得的成就对国际事务有着广泛深远的影响。

正如欧巴马总统所说的—我引用一下:“美国欢迎一个和平、繁荣、稳定、在世界上扮演负责任角色的中国的持续崛起。而且,我们不止欢迎它,我们支持它。”

他已经与中国领导人一起努力把这一愿景转变为现实—推动促进更加开放的、更加以市场为驱动的双边贸易和投资政策。

作为负责加强美国与全世界经济纽带的机构,商务部在实现欧巴马总统对我们商业关系愿景的努力中发挥主导作用。

我们重新将商业置于我们伙伴关系的中心位置:

1.通过商业贸易联合委员会;

2.通过由“选择美国”(我们首个全政府的倡议)所建立的投资纽带,旨在吸引对美国的外来直接投资;

  1. 通过像这样的贸易代表团。

我们的态度是简单和直接的:我们想要更多的交往。

我们想一起做更多生意。

我们希望与中国有一个建立在共同利益和相互尊重基础上的关系。

在欧巴马总统11月访华期间,对待我们关系的这一态度处于核心位置。

我们两国元首的共同领导作用成就了减少危险排放的里程碑式协议。

  • 美国同意在未来10年里将温室气体排放在2005年的水平上减少高达28%,而且;
  • 中国同意,截至2030年,使碳排放量达到峰值,并增加中国能源供应当中非化石燃料的份额,如果不是更早。

 

实现这些承诺的决心来自世界上最大的两个能源市场,和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碳排放者,这将对我们星球的未来至关重要,也将为他人树立榜样。

在这一里程碑式协议的要求以外,中国的能源需求和环境挑战的规模是巨大的。中国消费世界上1/3的石油和世界上几乎一半的煤。

中国是最大的清洁能源市场,拥有多于其他任何国家的风能和太阳能,并且正在发展世界上最大的水电市场。

但是想要实现习主席11月所作的承诺,中国截至2030年仍需安装大约1000吉瓦的清洁能源产能。

换个角度来说:要达到清洁能源目标,中国从现在开始到2030年,每年需要安装相当于西班牙全部发电量的产能—全部只使用可再生能源。

中国致力于这一非凡的事业,不仅是为了实现其在气候变化上所作的承诺,而且是为了改善中国人民的生活和刺激经济发展。

以我们的经验来讲,我们明白将环境保护作为优先事项可以创造大量经济机会。

想一想美国自通过《洁净空气法》之后的四个十年所发生的。从1970年(当该法律被采用)直到2012年:

1.主要污染物排放降低了72%;

2.我们的GDP增长了219%,以及;

3.私营部门就业增长了88%。

美国的经历表明环境保护不会阻碍经济增长;它促进其增长。

劳工们更加健康,这意味着由于生病而损失的生产时间减少,以及少花钱在保健上。

投资者越来越多地被吸引到拥有洁净空气、洁净水和健康环境的市场—尖端人才想要居住的地方。

确实,当一国致力于减少污染时,创造和生产清洁技术的公司受益。

在新行业里带动了创新。

这便是为什么中国和美国都在去年11月的历史性气候协议中作出了相当大的承诺。

习主席对在2030年前使碳排放达到峰值和增加你们的能源供应当中非化石燃料份额的承诺是大胆且富有雄心的。

为了支持这个愿景,欧巴马总统让我们率领这个贸易代表团。

我们代表团的目标是:

  • 拓展美中合作以支持十一月的气候协议;
  • 探索美国企业支持中国的首要任务之一—智能城市和智慧发展的机遇; 
  • 在美国公司代表着黄金标准的部门—包括绿色建筑和交通、能源改造和能源效率、清洁空气和水技术等—带来美国的专长;
  •  基于我们在能源和环境研究上的牢固关系为美国公司培育更多私营部门的机遇。

 

根本上,我们想让美国公司在建设中国的清洁能源未来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中国已经在太阳能、风能以及水电上具有全球竞争力。

但是美国公司,比如这次来的这些,能够增补你们的能力。

比如,EcoLab是一个水、卫生和能源科技方面的全球领导者。它使企业能够达成他们的可持续性目标—从而减少来自公司个体的污染。

另一个加入我们的公司,Dais,和它的中国伙伴Dais北京,将在今天签订一份6千亿美元的合同销售它供在全中国安装的采暖通风和空调系统产品以及水产品和服务。据这个公司所说,如果2012年在中国销售出的4千7百万屋顶采暖通风和空调系统单元都配备有Dais产品的话,就可以省去对多达五个燃煤电厂的需求。

我们一起努力保护我们的空气和环境是至关重要的。

这些美国公司—和很多其它公司—带来将帮助中国应对其环境挑战的解决方案。

但是美国企业在中国的参与和投资只能发生在特定环境下。

我已经听到很多美国CEO说他们不是在避开中国市场就是在计划减少在这里的存在,因为他们担心这里的规则更青睐本土公司,或者他们的知识财产担受风险,或者担心条例将不公平地改变。

他们的担忧是真实的,而且导致一个双输的局面:

中国失掉从美国公司获得从污染控制到大规模城市化到食品安全问题上的前沿技术和专家知识的机会。

而美国公司失掉在世界最大清洁能源市场上拓展其业务的一个机会。

我们双方都在让太多太多的机会流失—而事情并非一定要这样。

与我们的中国政府同行一起努力,我们希望在一些关键领域取得进展,包括网络安全和知识财产保护等。

我们理解我们两国都面临的重大网络安全挑战,但是网络安全不是只靠政府就能达到的。

我们鼓励所有政府在实施要求前寻求私营部门和技术界的专家知识,因为我们自己的经验表明这样做能带来更好的网络政策。

我们知道我们在处理这些关键问题上都必须细致入微。我们都想要保护我们的国家安全。

昨天,我有机会会晤了中国政府的高层领导。虽然我们仍需努力以决定前进的道路,我们全都一致认为我们必须在不创造贸易和投资障碍的情况下应对我们的网络安全挑战,而且没有一个被广泛且始终如一地强制实施的知识财产保护体制中国将永远不会成为一个强大的创新经济。

三十年来,我们已经看到中国向美国企业和全球商业打开大门。在那段时间里,你们已经建立了一个繁荣的经济。

你们已经让近6亿人民脱离了贫困—这几乎是美国人口总数的两倍。

你们已经成为在国际经济和政治事务上具有强大影响力的一个国家。

但是这种实力伴随着责任,和一个让中国影响全球商业的重大机会。这个机会就是帮助加强一个以经济开放、市场透明和公平贸易做法为原则的国际体系。

美国和中国可以一起努力强化和加强一个不仅为我们各自的自身利益服务的全球经济架构。

但是我们必须支持高标准、良好治理以及真正的多边主义。

引用孔子的一句话,“我们任重而道远”— 我还要加一句,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前方的长路将要求我们共同坚定地承诺去履行我们作为全球领导者的责任。

前方的长路将要求我们对我们时代的紧迫问题—清洁能源和气候变化、贸易和投资以及经济开放—采取紧急即时的行动。

前方的长路将需要我们的合作—并将通往一个目的地,在那里我们可以在负责任伙伴关系的基础上做更多生意,我们可以保持美国和中国对商业开放。

谢谢你们。